再难的事也要“碰一碰”,中科院下决心拆除“共享数据难”这道藩篱

2018-02-13 19:58:49 来源: 科技日报 作者: 李大庆

郭华东的一个PPT里有40张图,是黄河三角洲的遥感图,从1976年到2015年每年一张。在PPT演示的过程中,40张图按年份连续播放,人们可以清晰地看出黄河三角洲40年变化的轨迹。

郭华东说,如果采用传统科学考察方法,得派出多少科研人员年复一年地去那里工作啊?而通过卫星遥感大数据,黄河三角洲的演变与变化信息轻松可得。

这就是遥感大数据的力量。

在12日举行的中科院A类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地球大数据科学工程”启动会上,该专项负责人郭华东院士说,大数据为科学研究带来了新的方法论,大数据正在催生人们用全新的模式实现科学发现,地球大数据正在成为认识地球的新钥匙、知识发现的新引擎、决策支持的新手段。


启动地球大数据科学工程,中科院计划建成代表国家水平和能力的大数据创新平台,建成国际地球大数据科学中心,并深度融合中科院相关领域的数字资源,发挥综合数据的最大效益,改变各自为战的局面。

一位科学家对“各自为战”深有感触。他到国外参加学术会议,在会上他才知道与他同一系统的另一个研究单位也在做同样的工作,他们之间有相当多的重复性工作。

中科院院长白春礼在启动会举了一个例子:中科院有多个野外台站,国家一些部门也有多个野外台站,许多大学还有野外台站,“但是他们采用不同的标准,得到的数据不能通用共享。”

退一步说,即使采用了同一标准,就能共享吗?非也。各部门各单位都打着保密及保护隐私等名义,垄断了数据的使用权。因而国家在数据采集和研究等方面实际都在重复投资。

中科院各个研究所之间在数据共享方面也做得不尽如人意,因而在利用大数据创新方面也存在着掣肘。2016年10月21日,在中科院召开的会议上,白春礼提出,针对资源环境和生物等领域的地理信息系统平台建设,部署一个院A类先导专项,建成资源共享的信息系统平台,“专项要突出科学前沿和技术创新;发挥院多学科综合的优势;为中央和和地方政府的决策提供科学支持。”


从某种意义上说,建成地球科学大数据平台在技术层面上并不是最难的,难的是参与该专项的各个研究院所和科研人员是否愿意把自己的数据贡献出来。


参与地球大数据专项的有中科院的33个研究院所,国内外参加单位共129家,研究人员1200多名,其中正高职称180多名,副高职称230余人,包括院士9人,杰青、优青44人,万人、千人、百人计划90人,国际专家50余名……

管人远比管技术难得多。

再难的事中科院也愿意碰一碰,这是中科院实施“知识创新工程”留下的传统。中科院院长白春礼一马当先,亲自担任了这个专项领导小组的组长。这是非常之举,因为在中科院已经实施的19个A类专项中,白春礼没有担任过任何一个专项的领导小组组长,一般是由主管副院长任组长。

可见中科院为推动地球大数据的创新和共享决心之大。

与其他专项不同的是,地球大数据专项启动会上,专项的依托单位、项目承担单位的领导也到现场签署了责任书。建设大数据创新平台,各单位领导人人有责。

与许多部委相比,中科院的数据主要是科学数据因而数据量并不是很大。目前中科院全院地球大数据资源总量约为38PB(1PB=1024TB)+8000万条记录,已形成了210多个数据库,其中包括生物90个、生态42个、资源34个、环境44个。郭华东透露,对地观测卫星数据每天的新增量约为2.5TB。

白春礼说,现在世界各国的大数据迅猛发展,全球数据总量每年倍增。“大数据已成为与自然资源、人力资源一样重要的战略资源。”

中科院是中国科技界的一块“试验田”,它愿意在大数据建设和共享上“一试身手”。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于会莹

大奖娱乐手机客户端

更多>>